Call Us :

澳洲车市

  • 澳洲车市
  • 澳洲汽车行业巨变系列(中):经销商猛烈抨击政府对特许经营协议无所作为
澳洲汽车行业巨变系列(中):经销商猛烈抨击政府对特许经营协议无所作为


去年12月的一则新闻曾经将澳洲汽车经销商的新车销售,零部件,保养保修和对车队的服务支持业务的未来前景置入极大的不确定性。

在对跨国汽车巨头和众多汽车经销商(其中许多都是中小型家族企业)之间的权力失衡进行了为期两年的议会调查之后,联邦政府决定不对汽车行业引入特别的特许经营权法案。

相反,联邦政府提出了关于汽车品牌巨头和澳洲经销商之间协议的指导性准则,但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并且决定“对不正当终止经销商经营权或突然从澳洲市场撤出的汽车品牌巨头不施加处罚”。

这意味着大型跨国汽车品牌巨头可以在不知不觉中退出澳洲市场,而不会被迫向经销商赔偿或为潜在的成千上万的澳洲购车者留下零部件业务,保养服务和保修网络。

 

在去年通用汽车宣布终止Holden在澳洲经营之后,本田和梅赛德斯-奔驰成为了澳洲汽车行业新的焦点。因为众所周知的,本田将于2021年7月1日,梅赛德斯-奔驰将于2022年年初开始均要转向激进的固定售价和代理商模式(Agency Mode) ,这对于澳洲汽车行业在新冠疫情打击之下仍在努力恢复本地市场的当下,无疑是对整个行业的未来带来了一片乌云或者说不确定性。

奇怪的是,代表跨国汽车品牌巨头的游说组织 – 澳洲联邦汽车工业联合会(FCAI),也抨击了联邦政府不引入强制性特许经营守则的决定,尽管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联邦政府的不作为实际上对汽车巨头们十分有利。

FCAI首席执行官托尼·韦伯(Tony Weber)在声明中说,新的指导性准则文件是“联邦政府过度反应的经典例子”。

韦伯在一份媒体声明中说:“在明显市场失灵的情况下才需要政府出面干预,而不是在现在这个时候就出面,可能产生了反向作用阻止汽车行业的转型进展。”

然而,众多澳洲汽车经销商认为,代表跨国汽车品牌巨头的FCAI实际上是在演戏。

 

澳洲汽车经销商协会(AADA)CEO沃特曼说:“联邦汽车工业联合会(FCAI)的声明是具有战术性和战略性的。” “他们想给人的印象是,经销商和汽车公司相距遥远,以至于政府不得不在中间提出了一个明智的解决方案,但事实绝对不是这样。”

沃特曼先生说,联邦政府提出的“指导性准则”“甚至没有自愿准则那么强大,它们只是联邦工业部网站上张贴的几百个指导性准则的一条而已。它没有任何法律效力,说的不好听一点,这样的指导性准则对跨国汽车品牌巨头来说,基本相当于废纸一张。

AADA指责联邦政府科学,产业和技术部部长Karen Andrews与跨国汽车巨头们“站在了一起”,而部长本人正是负责为期两年的汽车特许经营协议调查的组织者。

“澳洲的经销商们迫切需要一套强有力的强制性保护措施,以保护本地经销商免受汽车品牌巨头的权利滥用。这些滥用的权利可以让品牌巨头从任何事件中轻松脱身而不需要对本地经销商负任何责任和义务。” 。

 

AADA在一份媒体声明中说:“联邦政府宣布的指导性准则注定会是失败的,并且在为期两年的时间里审查澳洲汽车特殊经营协议本身就在同时期汽车行业内已经造成了巨大的损害。”

Karen Andrews办公室在2018年12月将公众咨询程序纳入澳洲汽车经销商特许经营协议调查的过程中并声明:“联邦自由党政府致力于确保澳洲本土汽车经销商得到公平的对待,消费者可以满足他们需求的各种车辆”。

AADA的声明继续提到:“我们迫切想知道的是政府如何更好的支持本地汽车经销商和汽车品牌巨头在瞬息万变的商业环境中可以维持公平的对等关系,确保长期的业务增长。”

影子就业和工业部长Brendan O'Connor与影子助理财务主管兼影子服务部长Stephen Jones也在之后发表的联合媒体声明中说:“莫里森政府再次表明他们只会宣布一些无关痛痒的指导性意见,但是没有任何后续行动,今天可以看到自由党政府抛弃了对澳洲汽车经销商曾经的许诺了,这个行业将受到重大的打击。”

“在最近看到通用汽车集团利用他们与Holden汽车经销商之间存在的权力不平衡优势后,要求跨国汽车巨头公平合理的对待澳洲本地汽车经销商已经变得越来越不可能。联邦工党将一如既往的承诺对澳洲本地汽车经销商应该受到行业守则的保护,而不是那些不受法律约束的指导性准则。”


Copyright © 2018 Yeecar. All rights reserved.